黃卓:監管部門應暫停銀行的紙原油業務,保護普通投資者

發布日期:2020-04-25 07:14    來源:


中行的原油寶巨虧引發全社會關注,一款面對普通個人投資者門檻幾乎為零的投資產品,居然可以虧掉客戶全部的本金,還有可能被銀行要求追加損失,風險甚至超過了不斷被監管緊盯的ICO, 比特幣,P2P, 股票配資等。

除了中行,推出類似原油寶的個人賬戶原油業務的商業銀行包括工行,建行,交行,浦發,民生等多家商業銀行。除了原油,商業銀行還紛紛還有賬戶黃金,賬戶白銀等投資產品。只不過,這些其他的產品在合約移倉處置相對合理(或者說運氣好)沒有碰到原油寶的負結算期貨價格。

這類產品在設計上和具體管理操作上其實存在巨大的潛在風險,而這種風險并不適合普通個人投資者。大部分賬戶原油產品可以面向普通投資者宣傳,開戶門檻幾乎為零,盡管有些產品要求投資者具有一定的原油投資知識,但這些知識顯然不夠應對風險。

盡管從產品的合約設計上,賬戶原油是類似于限制版的國際原油期貨的經紀業務(因為沒有投資杠桿),但是這掩蓋不一個事實:那就是從市場定位和投資者認知上看,這更接近于一個銀行的理財產品。資深的期貨交易者,通常不會選擇商業銀行作為經紀商。這種沖突可能引發銀行和客戶之間的法律糾紛。

從產品角度來看,賬戶原油并不適合普通投資者,其實也不適合專業投資者。首先,產品收益由兩部分構成:原油現貨價格收益+期貨合約展期收益。從歷史數據來看,刨去展期收益部分,現貨價格變動部分的長期收益很低,并不是一個吸引人的投資品種。

2005年以前,原油基本面長期偏緊,展期收益比較可觀,吸引大量買方資金進入原油多頭市場,比如專門投資美國原油期貨的ETF基金USO的資產規模接近40億美元,近幾年的投資虧損遠遠大于油價的下跌幅度,就是因為展期收益持續為負。這類買方產品由于頭寸巨大,展期規則固定,無法參與現貨交割,在合約展期過程中需要巨大數量的對手盤,很容易成為對沖基金這樣投機資本的獵物。

其次,賬戶原油的風險管理團隊并不具備應對衍生品巨大市場波動的能力。以中行的原油寶為例,美國CME交易所幾天前升級系統允許負的期貨價格的發生并通知交易商,但是中行產品管理團隊顯然并未意識到風險,未來及時告知投資者和對調倉和結算方式進行調整。

最后,國內投資當前國際原油市場需求疲軟的庫存能力耗盡的局面短期內難以改變,這使得期貨的展期收益將大概率持續為負,到期合約再次出現負結算價格的可能性依然存在,這對于國內絕大部分都是持有期貨多頭的賬戶原油投資者,是非常危險的。

總而言之,我個人認為商業銀行的賬戶原油存在許多問題:其產品設計、市場定位和投資者認知不符;投資者適當性管理不夠;管理團隊風險管理能力不足;當前市場環境下投資者面臨巨大的潛在損失風險;容易引發投資糾紛。因此,建議監管部門應該從保護投資者利益的角度出發,叫停此類產品,組織專家組對產品設計,投資者門檻,風險提升要求,合同格式和責任認定,交易執行和風險管理流程進行調查。


分享到:
辽宁体彩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