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淼杰:疫情下的中國經濟

發布日期:2020-04-23 08:30    來源:

導言:劍橋中國中心重磅推出“新冠病毒之后的世界”名家講壇,4月20日,北大國發院黨委書記、副院長余淼杰教授做客“新冠病毒之后的世界”名家講壇,與世界各地上千位朋友們分享“疫情下的中國經濟”。以下為余淼杰教授“疫情下的中國經濟”講座實錄。


非常榮幸能在劍橋中國中心名家講壇這個平臺與大家見面,分享我對新冠疫情下中國經濟的看法。

我主要從三個方面進行分析:一、疫情對中國經濟的影響;二、中國應對疫情的主要政策安排;三、后疫情時代的中國與世界經濟格局。

疫情對中國經濟的影響

首先我們先來看一下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4月份對全球各個國家經濟的一個預測。

全球經濟體分為兩大類:一、發達經濟體;二、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

在上圖中,您可以看到發達經濟體受到的負面影響及沖擊更為明顯(下降6.1%),而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下降溫和一些(下降1.0%)。今年的世界經濟毫無疑問將受到疫情的嚴重影響。

我們來看一下中國經濟的整體情況。

(一)第一季度中國經濟下降,但經濟表現好于預期

三天前,國家統計局公布的第一季度經濟指標中,中國的GDP下降6.8%,雖然這是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來首次GDP下降,但這個降幅好于預期,之前大家預測經濟下降的幅度會更大。

如果更具體點,對GDP進行分解,我們有三大產業:第一產業、第二產業、第三產業。其中第一產業下降3.2%,為何第一產業下降較低呢?因為中國爆發新冠疫情后,城市停工停產,所以農民工基本都留在農村地區,并不影響春耕,對農業的沖擊是最小的。

疫情對于第二產業的沖擊相對比較大(下降9.6%)。因為中國作為世界工廠,如果說第二產業受到如此大的負面沖擊,那是較嚴重的事情。

我們會發現疫情對第三產業的沖擊卻沒有那么大(下降5.2%)。大家也許會覺得這與自己直觀感覺并不吻合,認為整個2月基本上餐館和酒店全部關門,為何才下降5.2%?個人認為有兩個原因。原因一:在沒有新冠肺炎大規模爆發之前,1月份的經濟表現非常好,比19年上升了6%;原因二:2月份雖然商業關門,但不等于老百姓不生活。其中有幾個行業表現非常突出,傳輸軟件和信息服務業上升13.2%,金融業逆勢上升6%,快遞業表現也非常突出。

個人認為中國經濟最困難的時刻已經過去。新冠疫情得到很好的控制,現在已復工復產。因此第一季度最難的時候已經過去,從第二季度開始就會漸漸轉好。

(二)全年GDP增速在3-4%之間

接下來我們看一下第二個問題,中國全年GDP的增長情況。IMF預測增長1.2%,我個人認為IMF有些過度悲觀。之前有一些經濟學家過度樂觀。比如說之前在新冠疫情爆發時,有很多人說會達到5%以上,或者是5.5%。之所以會比較樂觀,當時他們沒有對新冠疫情的長期性、艱巨性有一個較清醒的認識。個人認為全年GDP的增速大概在3%~4%之間,如果財政政策、貨幣政策大規模發力的話,不排除最高能到4.5%這樣的一個規模,但大概率是在3%~3.5%之間。

拉動中國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我們說消費、投資和進出口。如果您看一下去年的數據,您會發現消費的貢獻率是58%,投資31%,進出口11%。進出口今年對GDP的貢獻應該跟去年差不多,這點我跟有些朋友的觀點不太一樣,現在大家基本上都認為說,出口完了,不行了,我不是這么看。

消費和投資哪個對今年中國經濟拉動的貢獻更大?毫無疑問是投資。我們想培育消費,但是消費受到了進口需求的影響,而進口需求很明顯一點,現在歐美還有其他新興工業經濟體很多在封國和封城,那這樣的話中國的進口需求一定會受到負面的影響,所以消費也會受到負面的影響,因此毫無疑問,今年消費對GDP的貢獻率會下降,這是我的第一點判斷。

(三)國際貿易

接下來我們來講講國際貿易。我準備就國際貿易和大家分享四點。

第一點:一季度的外貿數據說明什么?

咱們先來看看一季度的進出口總額,65,742億元。跟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6.4%。光是看這個數據很悲觀。但是請一定要把第一季度分成兩個階段來看,1、2月份和3月份。先說進口,1、2月份的時候中國的進口下降了4%,但是3月份的時候中國進口反而上升了2.4%。出口方面,1、2月份降的一塌糊涂,當然1月份還比較正常,主要是2月份降。1、2月份合在一起降了17.2%,到3月份的時候只降了3.5%,所以整個季度合起來,第一季度出口下降了11.7%,進口下降了0.7%,這些數據說明什么呢?說明了3月份外貿基本持平,他只比去年同期下降0.8%,換言之在進出口3月份的表現中看不出新冠肺炎疫情的負面影響。

所以我根據這個數據得出一個觀點,出口已經在復蘇,3月份出口只下降了3.5%。為何出口會復蘇呢?可能有三個原因,第一點是復工復產,各方面都開始轉好;第二點是企業在趕出口訂單,第三點是衛生健康領域的出口沒有下降反而上升。所以我說出口已經在復蘇。

那么我們從3月份的數據看看進口怎么樣?我們發現進口也在回暖,但我認為進口在回暖是不可持續的。為什么這么說?因為大家都非常清楚,海外很多國家都在封國封城,那么這樣的一種背景下,海外國家不太可能持續生產供應中國的進口。所以進口從第二季度會有下降。

全年的出口會下降多少?我們先看一季度的數據,一季度的出口下降11.4%。IMF對全球全年的國際貿易出口的預測是下降11%左右,和中國一季度的降幅差不多。現在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對中國的出口而言,接下來是不是會受到很多負面的影響?我們先假設IMF的這個分析是靠譜的話,全球全年的國際貿易出口下降11%。而中國去年的出口是多少?中國19年的出口接近2.5萬億美元,進口是2.08萬億美元,也就是說貿易的順差是4200億美元,折算成人民幣是2.92萬億人民幣。這是去年的情況。但今年會怎么樣?假設說我們降一成,就是說出口從2.5萬億美元降到了2.2萬億,但是呢,進口降的更厲害(因為國外抗擊疫情生產能力下降),假設我們進口降兩成變成1.6萬億的話,這么算出來,中國的貿易順差不但不會下降,還會上升。如果是這樣的話,可能中國今年依然能夠保持4000億美元的外貿順差。大家會覺得這個不可思議,好像是不太可能。那好,我再跟你講講一季度的情況。一季度1、2月份出來的時候中國是逆差(逆差倒也不大,70億美元左右,換成人民幣是500億人民幣左右),中國作為一個貿易大國從來沒有這樣子的情況。有沒有注意到3月份過后的整個第一季度,順差反而是將近1000億人民幣。換言之,3月份的順差將近1500億人民幣,所以為什么我說中國的出口已經在3月份復蘇。

有人會說,那也不對呀,因為現在外需在減少,國外不需要中國的產品。我們來看一下,中國乃至各國出口的產品分三大類,資本品,中間品,還有最終消費品。中國出口的中間品比較少,要么是資本品要么是消費品。那么最大的這個部分--資本品,會不會下降?會下降。道理很簡單,其他國外不管是發達經濟體還是發展中經濟體,他們在封國封城,沒有開工,自然不會買你的東西,那么你的資本品出口就會下降。但是我要強調的是最終消費出口不會下降。衣服鞋帽這些產品盡管在第一季度下降的很厲害,從第二季度開始,衣服鞋帽出口會上升的很快,因為其他歐美國家不生產,他們也沒辦法從其他國家進口太多同類的產品,他們只能從中國來進口衣服鞋帽這類產品。

即便是我們假設中國今年的出口降兩成,進口降三成的話,那其實也還是能夠保持一個比較大的貿易順差,做到3000億美元的貿易順差問題不大。這是我的第一個判斷。

第二點,就外貿結構,我來和大家分享六個方面。

1)誰會成為中國最大的貿易伙伴呢?如果看單獨的國家的話,那之前毫無疑問是美國,如果看一個經濟體/經濟區域的話,歐盟是比美國大的貿易伙伴。從去年年底到今年,東盟已經取代美國和歐盟,成為中國的第一大貿易伙伴,占比15.1%。為什么會這樣呢?這得益于2010年東盟10+1自由貿易區(FTA)的形成,這是第一點。

2)我們來看一下一帶一路。官方的數據是有65個國家納入一帶一路,這65個國家與中國的外貿比例也在逐漸增大,現在已經達到占比31%,一帶一路國家對中國外貿的重要性不斷提高。

3)一般貿易和加工貿易。一般貿易占六成左右,加工貿易的比例逐漸在下降。在疫情的沖擊下,是一般貿易受損大,還是加工貿易受損大?毫無疑問是加工貿易。因為加工貿易兩頭在外,原材料和中間品從外國進口,中國加工、包裝、裝配之后,最終品再出口到海外去。如果國際市場發生變動的話,對加工貿易的負面影響就會比較明顯。你可以發現,中國的出口降了11.4%,其中加工貿易出口下降了17.3%,下降的幅度還是比較大。

4)跨境電商這個新興業態,同比增速特別快。跨境電商海外天貓、海外淘寶同比增長了34%,增長非常突出。

5)從所有制結構來看,我們有民企,國企,外企。我們可以發現民營企業成為拉動出口的主力。但是我們也發現民企的附加值降幅最大(下降11%左右)。民營企業以中小企業居多,中小企業現在不是說能不能掙錢的問題,而是能不能活下去的問題。

6)從產品類別來看,有增有減,總的來說減大于增。大家都能想到,醫療器械類產品肯定是大增的。集成電器、集成電路類也是增長的。

第三點,我們來說說服務貿易。

什么是服務貿易?比如說我去美國出差,我沒有乘坐國航的飛機,我坐的美聯航的飛機,那就相當于我購買了美國的這個服務,這就是服務進口,叫做服務貿易。服務貿易(例如旅游、運輸、跨境醫療)今年毫無疑問受到重創。中國的服務貿易總額是8000億美元。特別是旅游、跨境運輸,基本上清零,最快下降,受影響最厲害。

第四點,很多朋友關注中美貿易。

今年1月15號,中美正式簽訂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中國將在2020-2021年兩年時間里大量進口美國商品與服務,總額為2000億。現在第一個問題是在疫情這么嚴重的情況下,這個協議能不能完成。根據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如果不是出于不可抗力的因素的話,中國應該擴大進口767億美元,涉及四大類產品:制成品,農產品,能源跟服務。我們一項一項看,我們需要擴大進口農產品125億美元,能源185億美元,服務128億美元。我個人認為完成這些沒有問題,只要美國有的提供,加起來438億,完全沒有問題。現在不敢肯定的329億美元的制成品的進口,我覺得不見得能完成。不是說中國沒錢買,而是美國(封國封城的情況下)有沒有東西賣,或者愿不愿意賣。這是國際貿易的情況。

(四)就業

接下來我們說說就業。大家可能已經注意到,4月17號中央政治局會議已經把“穩就業”放在最重要的位置。穩就業比穩增長更重要。當然這兩者是相輔相成的,但是如果說,魚和熊掌只能取一個的話,那就取就業。我們看看一季度中國的失業情況。2月份城鎮調查失業率達到6.2%,達到歷史峰值,有史以來最高。到了3月份,隨著復工復產的開展,我們看到這個數據已經降到了5.9%。未來的話,客觀上講還存在著一定的壓力,特別到了暑假,有近700萬大學生找工作,700萬,這不是一個小數目。不過總體判斷,如果政策發力充分的話,不用太擔心,問題不大。為什么這么講?就業能不能很好的妥善處理,首先取決于中國外貿的表現。你知道中國外貿間接直接的帶動了多少人的就業?2億人!我們知道中國14億人,有8億人在工作,外貿帶動2億人的就業,相當于1/4。今年的外貿形勢(特別是出口)剛才已經跟大家分享過,其實并沒有想象的那么差,理由是美歐國家一定需要中國的消費品,沒有任何一個其他國家能夠替代。這是我要表達的第一點,外貿不太差的話,就業就不會太差。第二點我想說的是,除了看總量,還得看結構。中國的就業,現在最大的問題不是白領工人,不是大學生的就業問題,而是藍領工人的就業,為什么呢?因為藍領工人大多數服務于民營企業,而民營企業貢獻了中國新增就業的80%,換言之,民營企業的好與壞決定了藍領工人是否能夠充分就業。這就是為什么在4月17號的政治局會議上,中央提出民營企業要做好出口轉內銷的工作。所以民營企業的生存問題是關鍵。后面我會分享一下中央對民營企業的紓困政策。這是就業方面要跟大家分享的。

(五)通脹

一季度的CPI是4.9,我們知道這已經到了一個臨界值。一般的經濟學認為超過5%的話,那就屬于比較厲害的通貨膨脹,2%-5%還屬于比較溫和的、可接受的通貨膨脹。那么從第二季度開始通脹到底會上升還是下降?我個人認為,CPI在二季度之后不是太大的問題,會降下來。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我們來看石油,油價大幅度下跌,會帶動很多產業的產品的價格下跌。我認為不只是中國,從全球的角度上來看,今年也許我們不是應該考慮通脹的問題,而是要考慮通貨的緊縮,盡管這個問題現在還沒有太多人意識到。通貨的緊縮什么需要擔心?疫情背景下,封國封城,意味著需求在萎縮、供給在下降。供給和需求同時下降,意味著經濟的萎縮。當然也因為這個原因,您可以看到全球各大經濟體都在放水,美國放的最為厲害。寬松的貨幣政策有可能幫助通貨緊縮的問題得到一定的緩解。另外,我認為中國經濟的復蘇,或者說中國經濟的初步復蘇,對全球經濟避免進一步的衰退具有至關重要的作用。大家都知道中國是世界經濟發展的火車頭,如果中國經濟開始正常在運轉的話,新冠疫情對社會、對人類的影響就會少一點。

(六)對世界經濟的影響

我們接下來談談疫情對世界經濟的影響。前段時間媒體報道了很多美日制造業回流的消息,說日本政府也好,特朗普政府也好,鼓勵制造業回流到日本、美國去,政府給企業搬家費、稅收減免等直接或者間接補貼。那么日本政府、美國政府這么做有用嗎?我個人認為,短期內有沒有用,我不敢講,長期來看,一定沒有用的。因為對企業來講,他們的目標不是考慮國家戰略、國家需求,企業是要掙錢的,企業就是要利潤最大化。那么以美國制造業為例,回流到美國,企業能不能掙錢?答案是哪怕沒有新冠疫情也是掙不了錢,因為成本太高,企業生存不了。這個是最大的一個原因。

對日本來講,制造業回流不是完全沒有可能,但是日本的成本還是比中國的成本高。現在這些勞力密集型制造業不用說美國日本待不下去,中國都有可能待不下去,因為中國的勞動力成本也不斷上升,流動也應該是向東南亞國家、向非洲國家流動的。所以我說美日的制造業回流不可能長期地持續下去,短期內可能會有,但長期不太現實。

(七)疫情對歐美國家的打擊力度其實比對中國的打擊力度更大

現在中國已經復工復產,逐漸復蘇,但可能對歐美國家的影響剛剛開始,或者說還有待時日。中國經濟有望在疫情中重構競爭優勢。

中國應對疫情的政策安排

(一)調增速、穩預期、增信心

中央政治局2月21日,3月27日,4月17日三次會議,明確指出今年調結構比保增長更重要。但中國經濟適度的增長也是很重要的(今年實現3%左右的增長),這是穩定就業的前提。我認為國際上看空中國經濟的觀點絕對是錯誤的,這是方向性的錯誤。

二)政策目標:“六穩”+“六保”

六穩包括: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其中最重要是穩就業。

4月17日中央政治局會議在強調加大“六穩”工作力度的同時,提出“保居民就業、保基本民生、保市場主體、保糧食能源安全、保產業鏈供應鏈穩定、保基層運轉”六個“保”。

(三)逆周期發力,進行宏觀調控,靠財政政策與貨幣政策雙輪驅動

穩健的貨幣政策

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更加靈活適度,精準發力,釋放LPR潛力。用好3000億的專項再貸款;強化對先進制造業、脫貧攻堅、民生就業等重點領域、薄弱環節的能力建設。從2月份開始,貨幣政策就已經緊鑼密鼓地實施。比較有代表性的一個會議是3月4號的中國人民銀行央行的人行會議,提出了6點:穩預期、擴總量、分類抓、重展期、創工具、抓落實。我覺得分類抓、重展期、創工具三點更為重要。

大力扶植小微企業的措施包括減稅降費,減免租金,緩交社保,貼息新貸款等。

3月27日和4月17日的中央政治局會議也強調,房地產不會也不應該成為短期刺激經濟的手段。不會在出現之前的房地產拉動中國經濟的現象。還是那句話,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

4月9日,中央出臺《關于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要素包括勞動力、資本、土地、技術和數據。數據是第一次作為一種要素,清楚地寫到里面去。

積極的財政政策

最近應對疫情的重頭戲就是積極的財政政策。當我們說到財政政策的時候,我們一般都喜歡用一個詞叫“開源節流”。我覺得呢,這一次不能叫“開源節流”,應該叫做“開源開流”,或者“開源通流”。為什么這么講呢?我先跟大家匯報一下現在的財政情況。咱們客觀來說,毫無疑問我國財政短期內存在一定壓力的。為什么呢?第一,土地財政的收入在下降;第二,地方政府的隱形債務在增強;第三,要強調減稅。這意味著錢減少了,支出增加了。所以,我國財政短期內存在一定壓力。壓力之后就開源。如何開源?三個來源。

首先,預算內資金,它又有三個來源。第一個來源是正常的財政收入。比如以去年為例,中國GDP是100萬億,政府的財政收入是19.7萬億人民幣;第二個來源是擴大財政赤字,那么去年是GDP的2.8%,今年擴大到多少還沒有講,最低的估計、最穩健的估計是3.2%, 很可能3.5%,要是我說的話不排除4%。其實4%或者3.5%也不算高,為什么?你看一下美國,美國去年并沒有受到新冠疫情的影響,4.6%。你可能會說美國是發達國家,跟中國不太一樣。那我們比一個和中國差不多的,印度,印度去年的財政赤字6.1%。如果今年中國的財政赤字安排在3.5%-4%,不為過。第三個來源是其他凈調入。如果按照3.5%的財政赤字計算,財政收入、財政赤字,以及其他凈調度,加起來預算內資金為26.5萬億左右,這是可以確保的。

第二點,政府工作報告已經明確指出,要發行特別國債,這屬于國內貸款,大家認為會發行1萬億左右。

第三是自籌資金,兩個來源,包括增加專項債的規模(去年是2.15萬億,今年估計會到3萬億,甚至3.5萬億),以及發行政策性銀行金融債(1到1.6萬億)。以上數字加起來總共32萬億。換言之,應對新冠疫情,今年中國政府有32萬億的錢可以花。

接下來很重要的一點,錢用到什么地方去?基建、新基建是非常重要的領域。我個人理解,基建是做存量,新基建是做流量。現在調結構,新基建會更加吃香。新基建有幾個特征,第一個是數字經濟,第二個是智能制造,第三是投向需求大、城市密集度高的地方。數字經濟意味著信息化,智能制造意味著新型工業化,需求大、城市密集度高的地方意味著城鎮化。新基建很好地打通了中國政府一直想做的“三化融合”,即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的三化融合。體現在具體的落地的產業或行業,主要包括5G商用、AI、工業互聯、物聯,以及討論中的軌道交通和環境建設。今年中國政府有32萬億的錢可以花,其中10%,也就是3.2萬億,會投到新基建領域。新基建中,特高壓也被反復提到,被提到很重要的位置。特高壓專門用來發展中國的城市化,中國的五大城市群的繼續推動,今年的發力就在特高壓。

除此之外,電動汽車和充電樁,國家電網等,也都是投資的重點。

(四)擴大開放,重構全球價值鏈

上半年擴進口、下半年增出口,穩外貿的10項措施和穩外資的具體舉措,時間關系,我就不一一展開了。

后疫情時代的中國與世界經濟格局

我個人認為,這次疫情的應對,充分體現了中國政府縱向到底、橫向到邊,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制度紅利”,這是事實。公平與效率、經濟與健康、發展與脫貧,做好了較好的平衡。

中國經濟長期向上,作為世界增長的火車頭不會因為疫情而改變。疫情是個重要的轉折點,但對中國不見得是壞事情。中國在2009年成為全球最大的出口國。2008到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背景下,中國出口下降了16%,但之前最大的出口國德國下降更厲害,也就是說中國在衰退中趕超,成為全球最大的出口國。今年的情況有點類似。我們看中美經濟的比例、經濟貿易態勢的消長,到今年年底美國經濟降5%是鐵定的,中國經濟增長3%問題不大,這樣的此消彼長意味著到2020年底,按照美元現價來核算,中國經濟的規模將達到美國的3/4。到2026-2027年,中國經濟的總量一定超過美國,這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這種大方向我們應該看得很清楚。但還是那句話,中國的經濟總量趕上美國,不等于我們就成為最富的國家,美國的人均GDP比中國高很多,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最后我用三句話來小結一下:

1. 疫情之下,中國經濟已在回暖,會成為全球相似規模經濟體表現最好國家。

2. 出口已在復蘇,全年貿易順差顯著。結構調整明顯。

3. 疫情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機”大于“危”。

本文來源:劍橋中國中心公眾號


分享到:
辽宁体彩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