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nav header background
sidenav background

中國老齡化的趨勢、挑戰與應對

發布日期:2020-02-28 09:18    來源:

人口結構變遷是解釋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社會經濟快速發展的一個重要因素。上世紀七十至八十年代,勞動年齡人口的迅速增加與社會總撫養比的持續下降為中國“塑造”了一個富于“生產性”的人口結構(生產人口大于消費人口),釋放了巨大的“人口紅利”。然而,伴隨總和生育率的持續下降與預期壽命的不斷延長,老齡化進程大大加快,加速了人口結構從“生產型”向“負債型”(消費人口大于勞動人口)的轉變。人口紅利的逐漸消退與老齡化程度的加劇成為新時代中國經濟發展不得不面對的一項重大挑戰,深刻地影響并考驗著黨和政府的應對與決策能力。

新時代中國老齡化總體呈現“兩高一超一獨”的趨勢特征。

正確把握中國人口老化趨勢是積極應對老齡社會的根本前提。根據中國人口與發展研究中心最新公布的預測成果,中國老齡化呈現出“兩高一超一獨”的趨勢特征。其中,“兩高”指的是老年人口“高增長”與年齡結構“高齡化”。未來三十年,中國老年人口進入持續高增長階段,特別是2030年以后,年均增速超過1100萬人。與此同時,高齡化進程不斷加劇,高齡老人增速顯著提升。“一超”指的是人口撫養比大幅提升,養老負擔將超過撫幼負擔。老年人口的快速上升,使得老年撫養比預計在2030年前后超過少兒撫養比,養老負擔日益成為勞動年齡人口負擔的主要壓力來源。“一獨”指的是家庭小型化趨勢下,獨居老人規模大幅提升。受家庭小型化的影響,獨居老人家庭規模預計將從2010年的近1800萬快速上升至2050年的5000多萬。

新時代中國人口老齡化的挑戰既有普遍性也有特殊性。

中國社會經濟面臨的老齡化挑戰盡管與發達國家有著很多相似之處,但重要的是,中國不僅經歷著快速的社會轉型,其經濟發展與社會保障水平較發達國家還存在很大差距。快速老齡化進程讓中國在“未富”之時,就不得不面對與發達國家程度相當甚至更甚的“養老壓力”,這種“未富先老”局面會在很多方面使老齡化的消極影響進一步放大,給仍在積極謀求保持經濟快速增長的中國帶來更多的挑戰 。

“老有所養”——養老保險籌資壓力增大。中國政府從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就積極推動養老保險從以城市和企業為基礎的“現收現付”制逐步向“社會統籌”與“個人賬戶”相結合的部分積累制轉軌。遺憾的是,這一轉軌至今都沒有真正實現。與此同時,未來三十年,隨著生育高峰期出生人口大規模步入老年,養老金領取人數預計大幅上升而繳費人口卻逐漸減少,由此帶來養老保險基金給付的潛在資金缺口不斷擴大。轉軌成本與隱性債務使得當前尚不完善的養老保險制度面臨日益巨大的籌資壓力。

“老有所依”——老年照料家庭負擔沉重。 來自家庭成員的非正式照料一直是中國最主要的老年照料模式。但是,快速老齡化帶來的人口結構轉變正在不斷削弱著中國未來三十年老年家庭照料的人口基礎。可以預見,隨著這批人在未來三十年步入老年,“空巢”家庭的數量無疑將迎來更大規模的擴張。在這種情況下,傳統的家庭照料勢必面臨更加嚴峻的挑戰。從長遠來看,在機構及社區養老等正式照料服務尚處起步階段的情況下,家庭照料負擔的加重對勞動力供給與人力資本的積累都會產生非常不利的影響。

面對老齡化給社會經濟可持續發展帶來的嚴峻挑戰,主要政策建議如下:

全面放開生育政策,積極鼓勵生育并完善生育保障與服務體系。盡管目前“普遍二孩”政策的實際收效低于預期,但長遠來看全面放開生育并實施更加積極的人口政策,對促進人口均衡發展、增加勞動力供給仍然有著十分重要的意義。積極的人口政策不僅僅是單純放開生育而是配套建立起涵蓋“家庭支持、嬰幼兒托育、生育醫療保障、女性就業保護”等一系列鼓勵與支持生育行為的服務與保障體系。

深入發掘“人口紅利”,推動人口發展從“數量優勢”向“質量優勢”轉變。一方面,需要推進實施“終身學習”戰略,加大教育與培訓資源對國民全生命周期的覆蓋力度,全面提升勞動力素質。另一方面,加強健康投入,積極推進健康老齡化。特別對大齡勞動者與老年人,要注重加強職業健康服務和職業病防治,改善職業環境和安全。同時,完善醫養結合制度,提高醫療服務對老年群體的便捷性與可及性,加強社會養老服務體系建設。面對空巢化與少子化趨勢,提高機構與社區養老的服務供給有助于減輕家庭照料負擔。

完善養老保險體制,建立靈活的退休機制。建立與老齡社會相適應的多層次養老保險體系,推動具有更強積累功能(鼓勵儲蓄)的養老方式,不僅有利于緩解老齡化帶來的養老金籌資壓力,同時也能更好地利用因預期壽命延長而出現的新的儲蓄動機,保持高儲蓄率,增加未來經濟的供給潛力。與此同時,在加快國有資本劃撥社保基金的同時提高基金的管理水平和收益率,能夠大大加強基本養老保險制度的可持續性。最后,面對勞動年齡人口的日趨老化,合理延長退休年限,探索建立更加靈活的退休機制,也將在一定程度上對緩解養老金籌資壓力,提升勞動參與率,增加勞動力供給有著積極的意義。

Chen Bai & Xiaoyan Lei (2019) New trends in population aging and challenges for China’s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China Economic Journal, 13:1, 3-23
原文鏈接:https://doi.org/10.1080/17538963.2019.1700608

作者簡介:
雷曉燕,國家發展研究院經濟學教授、教育部青年長江學者,北京大學健康老齡與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教育部-北京大學人力資本與國家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經濟學(季刊)副主編,The Journal of the Economics of Ageing副主編。雷曉燕教授系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學士(1997)、碩士(2000),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校區經濟學碩士(2003)、博士(2007),2007年至今任教于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雷曉燕教授的研究興趣包括勞動經濟學,健康經濟學,應用計量學等領域,數十篇學術研究成果已經在國際頂級期刊如Review of Economics and Statistics, American Economic Journal: Applied Economics, Journal of Human Resources和國內頂級期刊如《經濟研究》、《經濟學(季刊)》等上面發表。在國家發展研究院先后教授勞動經濟學 (研究生)、實證策略(研究生)、健康經濟學(研究生)、中級微觀經濟學(本科生雙學位)等課程。

白晨,中國人民大學勞動人事學院講師,北京大學管理學博士,人口經濟學博士后,主要從事健康老齡化與社會政策研究。


辽宁体彩网-首页